Hopr 基础知识第五篇:激励措施

这是我们 HOPR 基础知识系列中的第四篇。 往期的篇章可以在文章末尾找到以前链接。

在前几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了公开通信元数据的问题以及如何使用混合网络来切断发送方和接收方之间的关联。

这个在理论上来说,私密数据传输的目标是可行的,但我们现在需要转向实际的考虑。 这篇文章中将介绍激励的问题——如何确保网络中的节点得到适当的奖励,以及同时保障元数据隐私。

激励由谁支付?怎么支付?

与直接和公开地发送数据相比,加密、混合、重新混合和中继在计算上非常昂贵。 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支付这些成本,否则网络将永远无法发展壮大。

有些人非常重视在线隐私,以至于他们愿意无偿承担这些费用。 Tor 项目就是这种模式的一个例子,但也显示了它的局限性——虽然在过去五年中人们对去中心化和在线隐私的兴趣呈指数增长,但 Tor 中继和桥接的数量基本保持不变

利他主义是很难维持且不公平的。 如果我们想建立一个可以扩展到覆盖整个互联网的隐私网络,那么做出贡献的节点需要被奖励。 但是钱应该由谁来付? 当然是从网络中受益最多的人:也就是使用它私下传输数据的人。

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有一群想要付费以得私下发送数据的人(用户),以及另一群提供该服务的人(节点运行者)。 我们只需要连接他们。

一个新的中心化问题

我们可以尝试两种方式:

  • 订阅模式。 用户付费使用该服务,资金被集中到一处,然后分配付费给节点运行者。
  • 直接付款。 用户通过混合网络发送数据时直接向节点运行者支付费用。

第一个在概念上很简单,但引入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谁来监督收集和分配资金的管理? 如果引入负责管理所有的用户和节点运行者的中心化机构,这将破坏我们迄今为止为构建去中心化混合网络所做的所有工作。 即便我们可以信任该机构来管理数据(但其实不能),它也将成为黑客和受外部压力而出售或以披露用户详细信息的巨大目标。

因此,我们需要尝试找到一种方法,让用户在每次使用网络时向节点运行者付费。 由于我们不能信任第三方管理员或服务,因此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使用 HOPR 网络本身来管理这些付款。 毕竟,交易只是另一种数据。

提前付款

让我们回想起前几篇中对 HOPR 混合网络的了解。 假设Alejandro正在向Zoë发送数据。 对于每个数据包,Alejandro(或更准确地说是他的节点)将选择一条路由,该路由通过一个或多个中继器跳跃于混合网络。 每一次跳跃时,该中继器会删除一层加密并将其余的发送到下一跳跃站。

需要支付的正是这些中继器,所以最合乎逻辑的想法是将支付包含在数据包中。 然后,当每个中继器“解开”数据包时,他们可以要求他们的支付份额,并将其余部分转发到链上。 这就有点像Pass the Parcel(传包裹)的电子版。


Alejandro 付费将数据发送到整个链。 在每次跳跃中,中继节点领取他们的费用份额,然后将其余的发送给下一个中继器。

为此,我们不能在区块链上引入支付元数据,否则攻击者可能会识别链上任何人之间的链接。 如果有人可以跟踪付款记录,他们就会发现 Alejandro 正在向 Zoe 发送数据。 HOPR 使用带有随机奖励的门票来掩盖这种支付元数据,就像彩票一样。 我们将在未来的文章中讨论为什么这样是有效的。

为什么要继续传递?

现在,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需要考虑—— 一个看起来有点矛盾的问题。 如果节点具有完全匿名性并且无法跟踪数据传输,我们如何确定收到付费的节点是真的在执行中继工作?

比方说我是上面例子中的 Betty,并且混合网络是完全匿名的,我为什么要费心将我收到Chao的数据中继到链中的下一个节点? 为什么不拿着钱跑,反正网络的匿名性意味着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在这里,HOPR 元数据隐私的强大功能实际上与它背道而驰。 如果我们需要依靠利他主义来确保实际交付数据,那么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确保节点只能在中继数据后才能获得报酬。 这实际上是 HOPR 带来的主要创新之一。 这就是所谓的中继证明,我们下次再解说细节。

Sebastian Bürgel,
HOPR 创始人

官网: https://www.hoprnet.org
推特: https://twitter.com/hoprnet
电报: https://t.me/HOPRChinese
Discord: https://discord.gg/dEAWC4G
领英: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hoprnet
论坛: https://forum.hoprnet.org
Github: HOPR Association · GitHub

往期 HOPR 基础知识篇章:

第一篇: HOPR是什么?
第二篇: 元数据是什么?
第三篇: 匿名路由
第四篇: 混合网络